丽水天气预报,罗永浩,支气管扩张-热图,每日新闻热图

admin 2019-05-13 阅读:277

豢养“武汉部队”

跟着台海坚持形势逐步建立和长期化,美军参谋团的使命也越来越冗杂,触及国民党军建造的各个方面。这其间,美国参谋帮忙台军组成特种部队的内情直到最近才被公开出来。据曾担任过美国参谋翻译的台湾退役军官李法能回想,国民党军最早的特种部队出现在1956年,意图是潜入大陆纵深,策应正规军登陆作战,蒋介石为其定名“武汉部队”,涵义是期望他们能像1911年武昌起义那样为“反攻复国”打响榜首枪,其首任司令是易瑾(这以后曾任台湾“国防会议特种作战部队指挥部”中将指挥官),第二任司令是贾维录,第三任司令为郎世忠(曾著有《现代游击战与反游击战》一书)。

为了练习这支特别部队,美军参谋团建立了代号为“31班”的敌后作战干部练习班,前后招募三期学员,负责人是美国海军情报办公室(ONI)副主任鲍烈。“31班”的榜首期只招收了20多名学员,完全由美军授课,结训后的学员又充任种子教官,帮忙美军练习第二、三期的学员。美军参谋十分重视特战队员的行军耐力培育,他们要求每人全副武装,带着仅够五天生计的食物,经过远程山地行军前往罗东和平山顶露营,次日再以分队为单位下到山腰,由美国教官下达使命,奉告一个间隔及方位角,受训者要在傍晚前抵达指定方位,期间经过一片茂盛的森林和山区,既无路途,又无人迹,对身体和毅力都是极大的检测。有意思的是,为研讨从台湾到大陆的远程飞行和经远程飞行后对战役力的影响,美国参谋常常带领特战官兵搭乘美制C-46运输机绕着台湾远程飞行后再进行跳伞。

因具有陆、海、空三栖作战特性,台湾特种部队在平常和战时的上级从属联系有所不同。平常,台湾特种部队在建制从属陆军,表面上与一般陆军部队没什么两样,战时特种部队则归台湾情报部门一致调度,从事敌后情报搜集或履行特战使命。能够说,在两岸坚持的年代,特种部队是台湾少量时间坚持战争状态的部队之一。但在适当长的时间里,台湾特种部队名义上由“国防部”特种情报室或情报局指挥,但更多的时分要承受美军参谋团和“西方公司”(美国中央情报局在台湾的特务组织)的监督和操控,这让专心“反攻大陆”的蒋氏父子十分不满。1960年4月,时任台湾“国防会议副秘书长”的蒋经国曾约请驻台美军协防司令史慕德前往某地观摩特种部队演习(或许是台湾雾社,其时台湾特种部队在那里常驻一个中队,演习时或许增至一个大队),以此来争夺美国帮忙台湾空投特种部队到大陆“打游击”,不过美方不予理睬。

当年的台军特种部队不管编制仍是员额都与一般陆军野战部队有极大不同。特种部队以总队为最大单位,总队之下又细分成团作战分遣队(又称大队,按性质区别有作战大队、突击大队、侦查大队等)、营作战分遣队(又称中队)、连作战分遣队(又称分队)。特种部队以分队为首要作战单位,每个分队的编制以使命需求而定,队员最多也只要10余人,由具有各种技能专长的队员组合而成,分队一般下设支撑组、爆破组、火力组和突击组,每组3人。一切特种兵除具有原有战术专长外,在分遣队战术组合完成后,还必须学习其他专门作战常识,使之成为“战役通才”,以习惯瞬息万变的战场环境。有意思的是,台湾特种部队旗下的各作战大队是以区域使命来进行人员编组,因而所属各中队军官和士官都以同一省份为准则,例如某中队料想的作战区域是湖南,该中队一切军士官满是湖湘子弟,一旦日后空降到使命区内,能够立刻潜伏到当地施行游击战。

李法能回想说,上世纪50~60年代,“武汉部队”常年坚持4个特战总队的规划,其间第1、2、3总队系台湾承受美援,完全依照美式编制练习而成,总员额约3 000人。在这些部队里,特战第1总队的名望最大,它是因1958年金门炮战迸发和蒋介石支撑大陆藏区农奴主贵族暴乱而建立的,1958年冬,特战第1总队长夏超(他曾于1975年4月至1977年3月任台湾“金门防卫司令部”司令)奉蒋经国之命,带领1 200名特战队员搭乘C-46运输机,途经泰国抵达缅甸北部森林中的孟帕辽机场(M.Pa-Liao),妄图援助占据在那里的国民党残军,拓荒“反共复国第二战场”(台湾岛内史料又称“西南国境保卫战”)。

这批国民党残军多是在1949年解放战争中溃败后从云南窜入缅甸北部“金三角”区域的,主力是由李弥指挥的国民党第8军残部。起先台湾当局看不上这些残兵败将,只因1953年缅甸政府军武力驱赶他们时,竟然被这些残军打得大北,蒋介石看到他们的价值,遂不断派飞机空投美式兵器,并派遣声称“游击战专家”的柳元麟潜入缅北网罗残军,随时预备合作台湾“反攻大陆”。1958年台湾特战第1总队抵达缅北后,总队长夏超兼任残军“教训总队”总队长,在缅老界河湄公河畔的江拉开设9个“教训大队”,为柳元麟练习出2 000余名作战主干,使残军实力进一步胀大。

鉴于缅北国民党残军的要挟日趋严重,经中缅两国政府的洽谈,两国于1960~1961年采用联合军事举动,完全荡平了蒋介石寄予厚望的“反共复国第二战场”,国民党残军溃逃到老挝西北部的琅南塔和博胶两省,而刚刚获得政权的老挝右派政府内外交困,不期望国民党残军又来添乱,所以和缅甸政府一同在联合国指控台湾当局。万般无奈之下,台湾当局不得不主张“国雷举动”,动用飞机将特战第1总队和残军撤回台湾。1961年,4 000多名残军被运到台湾后,这些人在当地无依无靠,再加上是些亡命之徒,缺少羁縻之策的台湾当局急于为他们寻觅出路。夏超向上峰主张,使用这些残军拿手森林实战的特色,将一些精干人员组成成特战第4总队,以强大台湾特种部队的气势,他的主张随后被采用,第4总队就这样于1962年组成而成。不过,特战第4总队是台军暗地里移用部分美援物资扩建的,不为美军参谋团供认,也不或许有美军参谋前来辅导练习,全赖自己“克难精进”(照大陆的话讲,便是“自给自足”)。

声明:该文观念仅代表作者自己,搜狐号系信息发布渠道,搜狐仅供给信息存储空间服务。